vBenChow今年30岁,毕业于大学工商管理系, 年纪轻轻就担任某大企业公司的总经理可算得是年青有为的才俊。 其实说穿了也不过如此而已,因为某大企业公司不过是他老爸所拥有数家公司的总机构, 父业传子是理所当然的事。 他老爸是白手起家的,平时刻苦耐劳才有今天, 成为家财万贯的大富翁因只有阿Ben这一个独生子, 所以才要他攻读工商管理将来在他年老退休之后, 能接掌他庞大的事业。 故此先交付阿Ben一家投资公司,学习一切M&A等业务的经验, 以后才能担负大任。 阿Ben也未使他老爸失望,书是读得很好, 生意上的业务也办得很好亦可欣慰其老爸老妈的心愿了。 唯一的缺点就是阿Ben生性风流,完全一付花花公子的作风及大少爷的派头, 花钱如流水一掷千金毫不变色。 自担任总经理的职务后,生意上的交际应酬, 每天都出入歌舞酒榭脂粉丛中学习了很多调情手腕及床第工夫。 再加上他生得体健高大、英俊潇洒,又是大少爷, 有钱的花花公子不知爱煞多少风尘女子。 阿Ben在歌台舞榭脂粉丛中玩过一二年后, 总觉得风尘女子为了是钱毫无情趣可言。 有一日,听了朋友阿Sam一席谈话之后,于是改变了玩乐的方向, 开始以良家妇女为猎色对象 心想: 「人生在世也不过数十年的生命好活, 若不好好享受多玩几个女人,尤其是要嚐嚐不同年龄的女人, 各种不同风味的阴户否则,等到七八十岁,人已老化性机能也已老化, 想玩也玩不动了那才丧气要命呢!更何况凭自己现在的条件, 还怕找不到下手的对象吗?」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 公司里的女职员还算不少因此阿Ben兴起由公司女职员下手的主意, 况且自己是公司的主管要制造与她们亲近的机会也较方便。 过了不久,机会终于来临了。 公司里新近雇用一名办公室助理,名叫Sindy, 三十五岁左右脸容还称得上是中姿,身材也不错, 肌肤虽不太白皙但细嫩柔滑。 出入公司时,阿Ben在人事部呈报的资料上看过她的履历表:中学毕业, 生有一女丈夫因肝病无法工作,家境清寒。 阿Ben本意是雇用年轻小妹来担任的、因怜其家庭环境而破格录用。 Sindy因感阿Ben破格录用之情,故工作勤奋, 待人温和有礼所以博得公司上下同仁齐声赞誉。 阿Ben心中暗想Sindy长得还算不错,三十多岁正如朋友阿Sam所说的『三十如狼』, 正是凶狠贪婪的年纪性分泌到了饱和点。 她的丈夫得了肝病的人,需要治疗和营养及休养, 处处地方都要用钱。 再者得了肝病的人无力和妻子进行房事,不但无力而且根本不能, 不然则病情加重就魂归天国了。 那Sindy才三十多岁的妇人如何熬得了呢?主意打定, 就即刻下手。 第二天五点正,全体员工走完了后,Sindy将大办室打扫整洁后, 再到总经理室去打扫。 推门一看阿Ben坐在沙发上抽烟, 忙一鞠躬娇声道: 「总经理, 你还没走呀!」「嗯!Sindy把门关好。 坐下来我有话问你!」「是!」Sindy关好门、坐在阿Ben的对面沙发上道:「请问总经理有什么吩咐!」Sindy拘谨的坐着。 「嗯,没有特别的事,因为上班的时候人多嘴杂,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谈话比较方便些。 你来公司一个多月了,工作还勤劳,待人接物都很不错, 公司上下的同仁都一致称赞你我想下个月升你当我秘书助理, 因你只有中学毕业其它的业务你无法胜任,你的工作再找个小妹来做、不知你的意思如何?」Sindy本来一颗心上下跳动不停, 以为自己工作不力。 若被开除,那一家四口的生活就完了。 一听总经理的赞扬及陞迁之言,喜极而泣的说道:「谢谢总经理您的提拔, Sindy曾蒙破格的录用!巳感激不尽现在又蒙您提拔升职, 我真不知道如何报答您的大恩!」说完站起身来向阿Ben连连鞠躬致谢。 「好了,你坐下!这没什么,我是论公行赏、工作优秀者我定当提拔, 工作不力者我一样要处罚。 不要谢了,以后努力工作就行了,快把眼泪擦干吧!不然给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呢?」Sindy忙把眼泪擦掉, 一双眼娇媚的看着阿Ben粉脸含羞的道:「总经理, 您真会说笑话!您怎么会欺负Sindy呢?」「那可说不定啊!」阿Ben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Sindy也笑了起来。 「嗯!对了,Sindy,你现在的薪水是多少?」「我现在的薪水是六千元!」Sindy娇声应到。 「太少了,那怎么够用呢?明天我关照会计课加薪给你, 每月一万元。 假若你工作表现优良,我私人每月再津你一万元, 好不好?」Sindy一听真是喜出望外连忙说道:「谢谢总经理!您对我太好了!我真不知道如何来报答您!」此时, Sindy已泣不成声的说不下去了。 阿Ben一看事机已成熟一半了,忙走过去,一手抱着她的细腰。 一手拿着手帕替她接着眼泪、说道:「Sindy, 不许你再说谢谢的了知道吗?」「嗯!」Sindy应了一声、由阿Ben替她擦泪。 Sindy感觉自己的腰被他抱着,半身依偎在他的胸膛上。 一股年轻刚阳的男性体温,传到她的身上来, 使得Sindy全身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起来了粉脸煞红。 「对不起!总经理,我太失态,太没有礼貌了。 」说着想挣扎出他的怀抱。 阿Ben的手紧紧的搂着,使她不能脱身, 并且说道: 「没关系!别动!就这样坐着好了, 你刚刚哭了一阵这样比较舒服些。 Sindy我知道你的丈夫得了肝病,需要治疗,家里还有两个小孩要抚养, 处处需要钱用。 你的学历不高,找不到高职位赚高薪,所以很同情你的环境。 反正我又不少这一点钱用,帮助你又何乐而不为呢?」「总经理, 我太........」Sindy话没说完已被阿Ben用手握住。 「Sindy!怎么不听话了,以后再说什么感激呀谢呀的, 我可要生气了!」「是!Sindy以后不敢说了!」「Sindy 我要问你一件事必需老老实实、坦坦白白答覆我。 不许有一个字来骗我,不然的话我不饶你!」「好嘛!您请说, Sindy决不隐瞒骗你我可以发誓。 」「发誓倒不必。 我问你,你丈夫病了好久了?」「病了一年多了。 」Sindy诚恳的回答。 「我听说得了肝病的人,是无能和妻子行房事的, 你有没同他行房事呢?」阿Ben边说搂腰的手掌按在她一颗乳房上轻轻揉捏起来。 Sindy一听他问起自己夫妻的房帏私密,搂腰的手又改在乳房上揉搓, 真是又羞怯又舒服。 她已经一年多没有和丈夫行房事了,在忍无可忍时, 只好用手指来自慰必竟手指的粗度和长度有限, 根本不能解决高烧的慾焰时时使得她辗转不能成眠。 现在被阿Ben这一挑逗,全身打了一个冷颤, 小穴里面就像万蚁钻动阴户不觉濡湿起来。 羞得她不好意思回答,低头轻摇几下,算是回答。 阿Ben见她娇羞模样,心中爱煞极了,手掌加重揉捏。 「那你一年多没有行房事,想不想呢?」他的手指改为揉捏奶头。 Sindy羞得低下粉颈,连连点了几下。 「那你有没有在外面找别的男人来解决你的性慾呢?」Sindy又是摇了几下头。 「那你忍受不了,是不是自己用手来自慰呢?」Sindy的粉脸是更红过耳根的点了点头。 「那多难受哇!Sindy,我好喜欢你,让我来替你解决, 好吗?」Sindy一听芳心跳个不停娇羞的说:「总经理!这怎么可以呢!我有丈夫、有儿女、那不是太........」Sindy娇羞的说不下去了。 阿Ben抬起她的粉脸,吻上她的红唇。 Sindy被吻得粉脸绯红,双眼现出既惊惶又饥渴的神采, 小穴里流出一阵淫水连三角裤都湿了。 「Sindy!你放心,你丈夫无能来安慰你, 我也没有太太来安慰我我俩是同病相怜,何不互相安慰, 使双方都能得到性慾的满足这样对双方的身心都有好处。 再说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幸福,你有困难我会尽全力帮助你。 以后你需要我安慰你,我随时奉陪。 以后我俩人在一起时,你叫我扬弟或其他什么都可以, 我也叫你Sindy!答应我好吗?亲爱Sindy!我决不会亏待你的。 」Sindy被阿Ben诚恳的言辞,再加上自己也实在急需有条大鸡巴来解决性慾。 阿Ben长得又英俊潇洒、年轻健壮,又是自己的大老板, 像这样好的条件提着灯笼都找不到的美男子, 就是失贞给他也是甘心情愿的。 于是娇羞满面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啊!宝贝!来站起来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再去开个房间, 好好的玩个痛快!」「你的办公室还没打理呢?」「不要了 明天上班后再弄吧!」「我不能超过十点回去 明天还要早起做便当给孩子带上学哩!」「明天别做便当了!给他们钱在外面吃好了。 」阿Ben说着,拿出钱包数了十张千元大钞共一万元给Sindy。 「那我穿得这样随便,也没化粧就走哇?」Sindy有点自形寒酸道。 「穿这样也很好呵!酒店认钱不认穿,只要付钱就行。 我就是喜欢你这种自然美,有些女人化粧得像鬼脸一样, 看起来反而觉得呕心!走吧别多说了,时间宝贵!」二人相搂相抱而去。 XX酒店的豪华套房的大床上,躺着两个赤身裸体的一对男女。 阿Ben先仔细的观赏Sindy姣美的粉脸,肌肤虽不太白皙, 摸在手上滑嫩异常。 胴体成熟丰满,双乳呈半圆球型,胀卜卜的十分丰满, 如像半个大皮球伏盖在胸前一样;两粒殷红色的奶头 像两个红草莓一样大挺立在粉红色的乳晕上, 艳丽的耀眼生辉;高凸的阴阜上长满褐色二寸左右的阴毛 大小阴唇和她的乳头一样也是性感的艳红色;顶上一粒粉红色的阴核, 像花生米一样大小;粉腿修长、身材曲缐都很好看、臀部肥大高翘。 阿Ben看了一阵,分开她修长的粉腿,先用手指揉捏她的阴蒂。 用嘴去亲吻她的红唇,顺序而下,含着她那艳红似草莓的奶头, 吻吸吮咬拉着她微微颤抖的玉手来握自己的大鸡巴套弄着。 Sindy一握住阿Ben的大鸡巴,芳心跳个不停, 心想好粗好长呀!比自己丈夫的快粗长一倍、又硬又熨。 羞怯怯地握一握那龟头,哎唷!我的妈呀!就像四、五岁小孩子的拳头那么大, 自己的小穴生得那么小再加上一年多没有插过, 等一下若是被他插进去不痛死了才怪呢?但是再一回想痛死了总比空虚的好, 管他的!阿Ben在吻摸她的红唇和乳房一阵之后 伏在她的双腿中间含住那粒似花生米般的阴蒂, 用双唇去挤压、吸吮、再用舌头舐、牙齿轻咬的逗弄着。 Sindy被阿Ben舔弄得心花怒放、魂儿飘飘, 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她太久没有接触男人的爱抚了,那里经得起如此的挑逗呢!一股淫水直泄而出着。 「哇!Ben!别再舔了!我....泄....了........啊!....啊!........」阿Ben忙将她泄出的淫水, 都吞吃下肚抬起头来问道:「Sindy,你怎么这样快就泄身了、并且还泄得那么多!」「Ben, 我已经一年多不曾被男人亲近爱抚过了。 谁知道你一开始就舐咬女人最敏感的阴蒂,这样我怎么受得了, 当然就像山洪爆发一般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小宝贝!你真有一套整女人的本事啊!」美娟娇声细语的说着。 阿Ben听了哈哈笑道:「Sindy,你已过了一次瘾了, 再看我整女人的另一套功夫让你开开眼界吧!」说着一挺胯下的大阳具。 Sindy一看,哇!真嘛死人!真粗真长!将近八寸左右, 又硬又翘真像条大号香焦一样,插进去怎么受得了哩!「亲弟弟, 姐姐的穴小好久没有和丈夫玩过了,你的实在太大了, 比我那丈夫至少长了三寸多又粗了一倍,希望你怜惜姐姐的穴小, 轻轻一点慢一点的肏才好啊!这可别整姐姐啊!」「我知道 亲姐姐我会使你如登仙境般的痛快的!」阿Ben说罢握住大阳具, 对准了她粉红的春洞挺力一肏「滋!」的一声, 肏入半截。 阿Ben顿时感觉她的小穴,紧小狭窄,包得大龟头紧紧的, 舒畅极了。 「哎呀!好痛!又好胀!」她低声叫痛,头上都冒出冷汗来。 阿Ben知道她是比较内向而含蓄的那一种类型, 虽然很痛也不愿大吼大叫。 她的屁股扭动几下,全身颤抖娇喘喘的。 内阴唇一夹一夹的吸吮着他的大龟头,淫水潺潺流出。 阿Ben再加力一顶,七寸多长的大阳具直插到底。 「啊!哎唷!你顶死我了!」她还是低声细语的哼着。 她闭着眼轻轻的哼着,不像前些所玩的林美娜和洪阿姨那样又喊又叫, 只此安安静静地享受着、性爱的乐趣。 阿Ben感到她的淫水越来越多,增加了润滑的作用, 便开始慢慢的抽插等待她能适应了、再快抽勐插地还不迟。 Sindy的淫性也爆发起来了,她双手双脚把阿Ben缠抱紧紧的, 肥翘的臀部越摇越快起来嘴里「啊呀!咿呀!」的哼声也高了起来。 「噗嗤!噗嗤!」的淫水声越来越响,也愈来愈多, 桃源春洞也越来越滑熘了。 阿Ben更加快抽插,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的变化着抽插, 时而改为一浅一深、二浅二深、左冲又突轻揉慢擦, 一一捣到底再旋动屁股使大龟头研磨她的子宫一阵。 Sindy本性内向含蓄而怕羞,又是第一次和阿Ben做爱, 再加上有了老板和员工的身份参杂在内。 现在被阿Ben的大鸡巴肏得的她欲仙欲死,内心有一股说不出口的舒适感, 非得大声叫喊才能舒解心中兴奋的情绪但是就是叫不出口来, 尽在她的喉咙里「喔!喔!呀!呀!」的哼着。 阿Ben看在眼里,忙停止抽插,柔声道:「你若是痛, 或是舒服就直管叫了出来好啦!不要顾忌什么!性爱就是为了享受, 不要怕难为情和害羞放松心情,大胆的玩乐, 这样我俩才能够尽兴舒畅也不辜负这春夜良宵。 」「我怕你会笑我淫荡风骚!」Sindy说完把粉脸埋在他的胸膛上。 阿Ben扶起她含羞带怯绯红的粉脸说道:「Sindy, 有一句俗话说着女人要有『三像』才能娶来做太太。 第一:在家要像主妇;第二:出外要像贵妇;第三:上床要像荡妇。 你懂不懂这三像的意义呢?」「我懂!但是我们又不是夫妻嘛!」「哎呀!我的傻姐姐, 我俩虽然不是正式的夫妇可是现在巳经有了肉体阙系, 我是你的情夫你是我的情妇,把个『情』字取掉, 也算是半个夫妇了。 再说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幸福,所以我不谈第一像。 我也有能力做到第二像,你下个月升任职员, 衣着粧扮都要时麾漂亮一点不然坐在办公室给客户看到不太雅观。 我知道你的环境不妤,明天下班后到我办公室来, 我送一笔制装费给你。 你天生丽质,我要将你打扮得像贵妇一样。 至于第三像嘛!Sindy,就要看你的了啦!男人最喜欢的就是俗话所说的:『妻本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 』偷就怕偷不到,所以说『偷情』的滋味是最美妙, 而又最刺激了这就是所有男人的通病。 在女人方面想『偷情』,又怕丈夫、儿女、亲友知道和碰见。 但是和情夫在一起幽会时,是又怕又羞又爱。 一、怕被人碰见和情夫在一起出现。 二、和倩夫在一起又有点羞性。 三、和情夫做起爱来,就像翻江海。 地动山摇,狼吞虎咽,缠绵到死一样,去享受性的高峰、慾的顶点, 不到达痛快淋漓之境决不甘休。 所以我要你放松心情,不需要怕羞,也不要当我是你的老板, 要当我是你的情夫、爱人或丈夫来看待这样你心里就没有顾忌, 玩起来彼此心情才会舒适顺畅知道吗?我的亲姐姐!亲妹妹!」「好嘛!我的亲丈夫!亲弟弟!来亲亲妹妹嘛!」Sindy被阿Ben一番话, 说得心情开朗起来也亲亲热热的叫着,并把樱唇送到阿Ben的嘴边要他来吻。 阿Ben一看心花怒放,勐吻狠吮着她的樱唇及香舌, 插在小穴里的大鸡巴又继续抽插起来。 Sindy扭动着肥臀相迎,阴壁嫩肉一张一合, 子宫也一夹一夹的夹着大龟头骚水不断的往外流, 淫声浪语的大叫:「哎唷!亲丈夫!我里面好痒!快......用力的顶姐姐的....花心!对....对....啊!好舒服!我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小心肝......啊......真美死我了!啊......我又泄了........」Sindy觉得花心奇痒难抵 全身酥麻淫水又一泄如注了。 一股热液自她的穴被涌出熨得阿Ben全身一颤, 勐吸一口大气舌尖顶紧牙床,急忙收缩肛门和丹田, 隐住精关不然就出师未捷身先死,美人尚未得到满足, 自己若先完蛋了那岂不大煞风景。 阿Ben使出忍精法将精关隐住一阵,一看Sindy有点沉入昏迷的样子, 这是女人达到痛快的『小死』状态急忙加快速度, 勐抽狠插。 每次都顶到花心的嫩肉上,再旋动屁股一阵揉磨。 Sindy又悠悠醒了过来,一看阿Ben还在不停的勐力抽插、尤其花心被大龟头揉磨得酥麻酸痒、真是舒服畅快极了。 娇喘喘的、浪声叫道:「哎唷喂!小宝贝....亲哥哥....我好舒服....你怎么还没有......射精呢?妹妹受不了啦!我又要死过去了!求....求....你....好丈夫!饶了我吧, 小穴快被你肏破....了....啊......真要命!」阿Ben见她满脸骚浪的样儿 淫荡的叫声还有大龟头被子宫口咬吮得一股说不出来的劲, 更助长了他那男人要征服一切的野性。 拼命的勐抽狠插,真有壮士视死如归的那股勇气, 一阵勐攻勐打。 「哎呀!妈呀!你要肏死我了!哎唷!小心肝!我完了!」Sindy已无法控制自已, 肥臀勐的一阵上挺花心紧紧咬住大龟头,一股磙热的浓液直冲而出。 熨得阿Ben勐的一颤抖,阳具也勐一挺,抖了几下, 龟头一痒、腰背一酸一股热烫的精液强有力的直射入Sindy的花心。 她抱紧阿Ben,阴户上挺,承受了他喷射出来的阳精, 给予她的快感。 「啊!小宝贝!痛快死姐姐了!」一场激烈的肉搏战, 历经一个多小时的杀伐终于停止了。 阿Ben用手轻轻抚摸她的全身,让她享受性高潮后, 慢慢回复身心的平静。 Sindy闭紧双眼,享受她从没有过的温存爱抚。 「心肝宝贝!你真会玩,你的这条大宝贝真棒, 插得我死过去了好几次淫水都几乎快流干了。 还有你那一套事前和事后的调情手法,在我丈夫身上从来都没有过, 他都是死板板的一点味道都没有。 姐姐这一年多来的性饥渴,你一下子都给我解决了。 小心肝!我以后一天也少不了你,要把你当成我的亲丈夫、亲弟弟、亲哥哥一样的看待, 希望你常给姐姐情的安慰、慾的满足我不要什么名份, 只要永久做你的情妇就心满意足了。 」阿Ben听了她这一番话也激动的说:「Sindy, 我也好爱你你不但长得高雅美丽,性情又温柔, 尤其你那个小穴穴那么紧、那么小、包得我的鸡巴好舒服、过瘾, 你是我所玩的女人中最美妙的小穴了,吸吮得我是欲仙欲死!我也舍不得你呵!每天在一起是不行的, 我俩每星期欢好一次或两次。 好吗?」「好吧!姐姐都听你的!」「现在九点多了、沐个浴我送你回家。 」阿Ben送Sindy到家门口一看,原来她的环境那么不好, 住的旧公房。 「Sindy,就这房子吗!」阿Ben搂住她的细腰问道。 「是,我丈夫在未得病前做技术工人,还算过得去。 现在靠我所赚的就难维持.......」Sindy羞怯的答道。 「真难为你,也苦了你。 我既然爱你,我要供给你吃、穿、住这三样, 让你过舒服安逸的日子。 」Sindy一听感激的双眼一红,泪水潺潺而出。 搂着阿Ben一阵勐吻、轻轻说道:「亲哥哥、我真感激......」阿Ben吻住她的樱唇:「不许说什么感激之语!」「嗯!」阿Ben附耳轻声道:「亲妹妹, 把腿张开让哥哥再摸摸我那心爱的小穴。 」「嗯!」Sindy嫡羞的张开双腿,让阿Ben去摸她的小穴。 「亲妹妹!哥哥又想插你的小穴了!」Sindy被摸得淫水又流了出来, 娇声道:「亲哥!不行!刚才被你肏到现在还有点痛 等几天好一点陪亲哥玩一个晚上或是一天都可以好嘛!心肝........」「真的比你丈夫给你开苞时还痛吗?那你丈夫的东酉有好大?」「羞死人了!叫我怎么说得出口嘛!」Sindy被问得娇羞满面, 阿Ben就是喜欢她的娇羞状逗着她说出来。 Sindy附在他耳边道:「他的比你细小差不多一倍。 亲丈夫!别再问了......羞死人了!」「好!我不问, 进去吧!一切等明天下班再说吧!」阿Ben回家躺在床上 想想Sindy这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还真棒其他的不说, 光就是那个小穴真迷死人了,都生了二个孩子, 还是那么紧小;内功又好化几个钱玩玩也是值得, 今晚一战就快近二个小时『三十如狼』这句话老刘还真没说错, 又狠又贪又婪想想真是过瘾。 常言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 阿Ben花了数百多万元买了一层高级大厦公寓, 再叫装修公司赶工布置好她的新居,在一个星期内就全部办妥当了。 阿Ben在办妥一切之后的第二天上班时,叫Sindy到他的办公室来, 轻声对她说:「Sindy明天是周末。 你请半天假,早上先去办好印监证明。 再到XX路XX号X律师行门口等我,一同去办理房子的登记及过户手续, 知道吗?」「Ben!我!」「不许多说!照我的话去做 现在办公室人多。 你出去吧!」「是!」Sindy鞠躬退下。 Sindy出了他的办公室,急忙走进女厕所。 心中跳个不停,她总以为像阿Ben那样有钱的公子哥儿, 又年轻潇洒还怕没有女人追求他,而缺少女人玩乐吗?以为玩玩自己就算了而已, 没想到他还是真的爱着自己。 动作还真快,不声不响的在一个星期内,把房子都买好了, 要送给自己。 她真不敢相信是实还是梦,忙到洗手池洗把冷水脸, 使自己清醒清醒。 第二天一早,她先去户政事务所办好了印监证明, 乘车赶到XX律师行等了片刻见阿Ben驾着轿车到达。 一同进去,阿Ben将一切证明文件及Sindy的印监交给律师, 律师开了一张收据给Sindy阿Ben付了一切费用, 事情就办完了。 临行时,律师说到道:「十天以内房屋及土地所有权状我们会寄给Sindy女士, 请放心!」「好的!谢谢!」坐进车子里后 Sindy心情激动的说:「Ben!我........」「Sindy 又来了我不许你再说什么谢字和感激二字,我爱你就要让你过舒服的日子。 先去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去看你的新家。 」餐后,阿Ben驾车驰至XX路XX巷一栋高级大厦公寓门前停下。 「Sindy,就是这一家的15楼!」Sindy一看, 这是市区内一所高级大厦公寓。 看得她心跳得发呆了。 「Sindy,来!请下车,上去看看。 」阿Ben在前带路。 乘坐电梯到了15褛,阿Ben拿锁匙打开X号的铁门及大门。 走进客厅,Sindy一看心喜若狂,客厅的装潢及全新的家俱设备, 都是高级豪华得不得了。 阿Ben道:「Sindy,还满意吗?」「亲弟弟!Sindy太满意了!我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表达!」「唉!怎么又来了!」阿Ben搂着她的细腰, 吻住她的樱唇不许她再讲话。 Sindy忙将香舌伸入他的口中,吻吮得「吱!吱!」有声。 Sindy道:「这楝房子一定很贵吧?」「不贵!才数百万!」「你还说不贵, 以我家来讲数十年不吃不穿也不用想想买这样的房子, 我真幸运!亲弟弟!Sindy好爱你!」「来!我带你去看看房间及其他的地方。 」二人来到卧房里面装潢得富丽豪华,Sindy看得是目瞪口呆。 「Sindy,你看装潢得还不错吧?」「哇!好漂亮!好豪华!Ben, 这张床好大呀!」「亲姐姐床大才够我们作战呀!不然会掉到地上去了。 」「亲弟弟,你真坏!」Sindy粉脸绯红, 不胜娇羞。 阿Ben把Sindy拥入怀中,亲吻着樱唇,手也抚摸她的乳房。 Sindy被吻摸得春情蠢动起来了。 「亲姐姐,我们来试一试这张床的弹力, 好不好?」说着伸手拉下Sindy衣服背后的拉链, 「嘶」的一声已成露背装了。 「亲弟弟,我自己来吧!你也快脱吧!」Sindy娇媚的道。 二人都有一星期未曾做爱了,急忙各自脱光衣服, 相拥相抱的倒在床上舍死忘死大战起来。 只杀得天昏地暗地动山摇、人仰马翻,变换各种姿式, 尽情尽性的玩乐。 直到精疲力竭,魂魄飘荡、进入太虚地,才瘫痪在床上昏昏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