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很小,只有十几户人家。 因地势原故,都是单门独院的错错落落的分散在小山沟里, 相距远的有百来米近的只有几十米。 小村很山,通往外面只有一条小路。 到镇上去要翻过一座山,走几十分钟的路。 山里人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着与外隔绝的生活。 小村很穷,家家户户都是守着坡上的几亩旱地, 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清贫而又安闲,甚至有点不思进取,但是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惯了, 也没有人觉得什么了。 因为小村很穷,所以山外的姑娘都不愿嫁到这里来。 所以这里的光棍特别多,农闲时人们唯一的消闲就是聚在一起拉家常, 男人们聚在一起谈的话题自然离不开女人而谈得最多的就是雪萍了。 雪萍雪萍姓关,去年才嫁到这个村的, 丈夫长年在外服役每年只有半个月的探亲假。 雪萍人如其名︰肌肤胜雪,文静如萍。 身材发育得近乎完美!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 那胸脯更是丰满而又挺拔,惹得这群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山里汉子眼里直冒火, 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了。 第一次见到雪萍的人都会惊叹︰天下竟然有这般俊俏的娘们。 特别是她走路的时候,那两只俏皮的奶子一擅一擅的, 直教人想犯罪。 然而人们大多是有这个贼心,没这个贼胆。 大家都知道,破坏军婚是犯法的。 闹不好可要杀头。 为了一时的冲动而杀头,可犯不着。 人人都不笨。 还有就是雪萍的大伯是村里的村长,他可是一个说一不二的汉子, 那个想打雪萍的主意他让你吃不完兜着,所以雪萍过得倒也是相安无事。 雪萍的丈夫--大勇从小就没了父母,是靠他的大伯抚养长大的, 可算是半个儿子了所以他的大伯对雪萍特别照顾, 雪萍虽然一个人在家过活倒也没遇到什么困难。 大傻雪萍坐月子了。 生完孩子的雪萍成熟得像只熟透了的水蜜桃, 让人垂涎欲滴。 两只奶子越发饱满,像要破衣欲出似的。 坡上的玉米正值追肥的时候,但雪萍刚生完孩子, 干不了粗重活。 心里只能干着急,出于对军属的照顾,村委决定派一个劳力帮雪萍。 派那个好呢?家家都在赶着追肥。 村长经过一夜思考得出了唯一合条件的人选--大傻。 大傻是个苦命人,五岁时的一场天花便使他的智力停在那个时候了, 六岁时父母双双饿死了留下他自己一个人,靠村里的救济有一顿没一顿的活了下来。 从此大傻便成了村里人取乐的对象,就连几岁的小孩也可以把他当马骑。 一次村里来了一个算命佬,人们为了逗大傻玩, 就拉他过去让算命佬算算看大傻有没有老婆。 因为村里人以能娶到老婆为最光荣的事。 算命佬认真地看了看说︰「这个人有后。 」大家笑着一哄而散,因为大家都明白,如果大傻也能娶到老婆, 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村里唯一把他当人看的。 只有村长--秦二爷。 因为大傻的老爸当年曾经救过他的命。 大傻不但生得笨,而且还长得奇丑。 除了眼楮长得小外,其它都大。 五官就像被人搓了一把一样,都乱了位置。 雪萍第一次看见大傻时被吓了一跳︰还有这么恶心的人。 秦二爷派他帮雪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大傻一个傻子不会对雪萍做出什么来, 雪萍与一个又丑又笨的傻子在一起也不会发生什么。 村里的其它男人看见这个肥差没落在自己身上, 都有点不平。 但总比落在其它人身上心里觉得平衡。 雪萍看到大伯居然安排这么一个人来帮助自己, 心里老大的不舒服但也不好明说。 但当她听完大傻的悲惨身世后,对大傻的讨厌情渐渐化为同情, 雪萍每天只负责管饭。 但雪萍还是不能和大傻一起吃饭,因为对着他那恶心的脸实在吃不下。 每次都是让他自己坐在一旁吃。 有空时雪萍也会帮大傻缝缝补补那些破衣服, 在雪萍的收拾下大傻倒也变得干净了。 送饭一天响午了,大傻还没有回来吃饭。 雪萍想︰天这么热的,跑来跑去满辛苦的。 不如自己把饭送到坡上去,省得他走一趟。 到了山上,雪萍才发现自己竟忘了水。 这么热的天气,没水喝怎么行?回去拿吧又那么远, 正不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低头看见自己胸前湿了一大片的衣服, 有了主意。 雪萍的奶水很足,每天都有很多吃不完, 要挤掉或溢出。 「你快吃饭,吃完了我再给你水喝。 」雪萍对大傻说。 好不容易大傻才咽完最后一口饭。 雪萍接过饭盅侧过身子就掏出奶子挤了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雪萍发觉大傻单纯得像个小孩一样, 一直把他当成小孩一样看待所以也不怎么回避。 不大一会儿就挤了满满一盅奶汁给大傻喝。 喝着雪萍甘甜的奶汁,大傻老觉得奇怪,那水是怎么变来的呢?直到雪萍回去老远了, 大傻还回味着刚才那甜美的乳汁心不在焉的铲断了几棵玉米苗。 忽然大傻发现地上有上串亮晶晶的东西, 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串锁钥。 大傻知道是嫂子丢的。 便给嫂子送回去。 快到山下的时候,大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村里的黑牛正在追逐着没穿衣服的嫂子。 原来雪萍回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累得汗津津的了。 见这一眼泉水清澈见底四下里又没有人,于是脱了衣服, 跳进去洗起来。 没想到被悄悄跟上来的黑牛看了个正着。 黑牛是她大伯的儿子,三十大几了还没娶到老婆。 对这个水蜜桃一般的细婶早已唾涎欲滴了,但迫于老子的威严, 不敢造次。 今天雪萍刚出门他就跟上来了,只想远远的看几眼, 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收获。 直看得黑牛热血沸腾,终于忍不住像头发情的红了眼的公牛一样扑了过去……雪萍一下子被吓坏了, 惊叫着躲避。 一手护着双乳,一手护着下身。 黑牛看着雪萍顾此失彼的样子,越发兴奋。 他并不急着捉住雪萍,就像一只老狼玩弄着到口的猎物。 雪萍一直不敢走远,因为黑牛一直守着雪萍的衣服, 让她不敢离开也不敢靠近。 过了一会黑牛终于忍不住了。 一下子捉住了雪萍,把她扑倒在草坡上,趴在她的身上, 咬住一只奶子狠狠地啃起来一双粗暴有力的大手 更是无所顾虑地搓着雪萍每一寸光滑的肌肤。 雪萍拼命地反抗,但那里是黑牛的对手, 慢慢地雪萍就没有了力气身体渐渐变软……雪萍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屈辱的泪水流了出来。 这时大傻终于看出黑牛是在欺负嫂子。 于是拾起一块石头向黑牛砸过去黑牛啊的一惨叫象条被打中的野狗, 从雪萍身上弹开。 黑牛弄不明白是谁做的好事,但已经兴致全, 无只好狼狈地逃回去了。 雪萍慌忙起来穿衣服,突然看见大傻向自己走过来, 以为大傻也想污辱自己。 于是一手拿着衣服挡在胸前,一手狠狠地打了大傻一记耳光。 大傻一下被打蒙了,举着锁钥喃喃地说︰「你的锁钥。 」这时雪萍才知道怪错了大傻。 要不是大傻,自己肯定被黑牛奸污了。 雪萍觉得对不起大傻。 转过身子草草穿好衣服,然后摸着大傻被打红的脸说︰「以后不许再偷看我洗澡……」说着雪萍脸一下红了, 匆忙跑回去了。 哺乳自从山上打了一巴大傻后,雪萍总是觉得对不起他。 总想做点什么,对他作为补尝。 有时还帮他洗洗衣服棉被的,有什么好吃的也留给他吃。 雪萍的奶水特别充足。 常常是小强一边的没吸完就饱了。 每天奶子都涨得难受,自己挤掉又不是太方便。 她多么渴望有个人帮她吸出来啊!如果丈夫在身边就好了, 想到这她有点思念丈夫了。 自从结婚后和丈夫在一起的日子在不够二十天, 现在只有她母子俩撑着这个家。 上次在山上被黑牛污辱的事,她一直没有对大伯说。 黑牛是大伯的儿子,按辈份自己也应叫他大哥, 自己一直得到大伯一家的帮助和照顾他们简直把自己当成一家人一样。 所以上次吃亏只能暗暗往肚子里吞,好在自己没被怎么样, 只是被摸了一阵还对得起大勇。 她多么希望丈夫回来看看自己啊。 一次雪萍觉得乳涨得难受,就偷偷叫过村里的一个小孩过来帮吸。 但那小孩却不干,说︰「我大个了,不吃奶了。 不然别的小孩会笑话我的。 」雪萍被气得半死,雪萍暗想,你不吸大把人想吸都不得吸呢。 村里那群光棍见了她,那个不是眼直直地盯着她的胸脯咽口水。 雪萍突然想到可以叫大傻吸呀,反正他也是什么都不懂的, 像个小孩一样。 而且他每天帮自己干活也是满辛苦的。 把多馀的乳汁给他喝,也好让他补补身体。 于是雪萍找来一件旧衣服,在上面剪两个小洞。 只让自己的两个乳头露出来,让大傻吸。 雪萍不像一些乡下的妇女,掏出奶子就当众哺乳。 她每次奶孩子都是躲在房间里奶的,她害虫那些男人们那火棘棘的眼光。 虽然大傻不算什么男人,但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神圣的双峰, 还是不自然。 一天吃过晚饭后她对大傻说︰「大傻过来, 嫂子给你「馍馍」吃。 但你不许用手摸,也不许和别人说呀。 不然以后就不给你吸了。 」大傻听话地点点头。 大傻终于又吃到山上吃过的甜美的「馍馍」了。 以后每当雪萍奶涨的时候就给大傻吸。 在雪萍乳汁的滋润下,大傻的身体更加强壮了。 窥浴一天傍晚,雪萍奶完孩子和大傻后, 对大傻说︰「你帮我看一会儿小强我进去洗澡了。 」说到洗澡,大傻一下来了精神。 就像那条神经被激了一下一样,想起那天在山上的事, 和雪萍对他说「过以后不许偷看我洗澡」的话。 越是不给看,越想看这是人类的好奇天性。 大傻又有了看看雪萍雪白的身子的念头,于是等雪萍提水进澡房后, 他也钻进了雪萍澡房隔壁的柴房他知雪萍的柴房的墙上有一个小洞是正对着雪萍的澡房的。 那是他帮雪萍找小鸡时发现的。 大傻趴在小洞上的时候,雪萍正好脱完衣服。 如此近距离地看女性的胴体大傻还是第一次。 他兴奋不已,虽然他的智力发育不健全,但他的生理发育是正常的, 他也有男人的本能的要求的。 大傻终于明白自己每天吃的甜美的东西是从那里吸出来的了。 难怪那天在山上黑牛拼命咬嫂子那个地方,那「馍馍」那么好吃, 当然大家都想吃啦。 大傻重重地咽了一口口水。 这时雪萍正在用手轻轻地揉搓着丰满的双乳, 丰满的双乳与那肥皂泡磨擦发出一种令人心醉的声音 雪萍轻轻地擦洗每一寸光洁的肌肤完全没有发觉在隔壁看得心跳气促的大傻。 这时候大傻终于看清了雪萍最神秘的地方,原来嫂子是没有鸡鸡的, 那地方只有一道小沟沟。 看着嫂子那道神秘迷人的小沟沟,大傻有一种想抱抱嫂子的想法……大傻一直看到雪萍洗完了快穿好衣服才走出来。 从此以后每天偷看雪萍洗澡成了他的保留节目。 绝食每天对着雪萍那两个只能吸不能摸的东西, 大傻心里痒痒的想摸一把雪萍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一天他终于忍不住了,狠狠地在雪萍的乳房上摸了一把, 痛得雪萍惊叫了一声。 雪萍一把把他推开,然后就给了他一个耳光, 气愤地说︰「叫你坏那个教你的。 」雪萍看到大傻的裤子已经高高地顶起了。 她一下子明白大傻并不是小孩子。 想到自己一直养「狼」在身边,现在才感到后怕, 好在他没有对自己怎么样。 也许他以前是不懂的,是自己让他吸刺激他后, 激发了他原始的本能才懂的。 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又害了他了。 就好像一个小孩,没吃过糖果以前是没什么的。 如果给他吃过一次让他知道糖果是好吃的后, 再也不给他吃了那他就会很难受的。 现在大傻就是那个小孩,而自己就是那个给糖果他吃的人。 这个「糖果」会叫人想吃一辈子的。 如果吃不到那会很痛苦的,像大傻这样的人, 没有那个女人愿意给「糖果」他吃的。 看来他只有痛苦一辈子了,多么可怜的大傻啊, 而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他以前的无忧无虑的生活, 从此让自己打破了。 雪萍感到深深的自责,但自己也不可能给他吃那「糖果」呀从那以后, 雪萍任由大傻怎么要求再也没有给他吸过奶了。 大傻每天都围着雪萍叫着︰「要吃馍馍。 」大傻就像刚断奶的孩子一样烦躁不安, 后来连饭也不想吃了看着一天天消瘦的大傻, 雪萍也列可奈何。 有两天没见大傻来纠缠自己了,雪萍想是不是他已经忘记了?突然她才想起他是不是病了?于是赶紧跑过去看, 只见大傻正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看来已经很多天没下床了, 那衣服发出一阵阵的恶心的臭味嘴里仍迷迷煳煳地叫着︰「我要吃馍馍。 」雪萍过去想摸摸他的额头,看他有没有发烧。 大傻看见是雪萍,一下子来了精神,一下子坐起来, 拉起雪萍的衣服就要往雪萍怀里面转雪萍一把把他推开, 红着脸逃了出来……第二天雪萍过意不去, 拿了一碗粥过去想喂给他吃。 但他就是不吃,两眼直直地盯着雪萍的胸脯, 喃喃地说︰「我要吃馍馍。 」雪萍气愤地跑了出来。 晚上雪萍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老想着大傻那「我要吃馍馍」的样子。 大傻已经四天没吃东西了。 雪萍想如果他还是不肯吃东西,就会白白饿死的。 如果他饿死了自己会一辈子不安乐的。 看来自己是熬不过他了,雪萍有点心软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思想斗争,终于决定给他吃了。 竟毕人命关天。 第二天下午,雪萍来到他床边的时候,他已经非常虚弱了。 雪萍骂了一句︰「你这冤家,是不是前世欠了你的。 」说着把他扶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掏出奶子塞进大傻嘴里, 大傻已经没有力气自己吸了雪萍只好把奶挤进他的嘴里。 大傻身上的一阵阵臭味得雪萍直想呕,雪萍的乳汁慢慢流进大傻的嘴巴滋润着大傻干渴的喉咙。 人乳是天下最好的补品,在雪萍的乳汁的滋润下, 大傻慢慢恢复了力气他能够自己用力吸了,大傻用力地大口大口地吸着雪萍的奶子, 吸得雪萍生痛生痛的雪萍不住地说︰「轻点, 轻点。 」再后来他的手就开始在雪萍的奶子上不老实了。 雪萍也不怎么在意,任由他放肆,一心只想着让他快点恢复健康。 大傻的手越来越有力,越来越粗暴。 雪萍第一次这样主动地让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摸自己的乳房, 甚至大傻的揉搓更有力他的揉搓激起了雪萍的渴求, 她觉得浑身发热就像一团火在身体里面燃烧。 大傻终于占领了雪萍的两个「高地」。 但他并不满足所取得的胜利,一只手向下游移, 伸进了雪萍的裤子里面他要寻找那神秘的小沟沟, 雪萍本能地想推开他的手但已经被揉搓得浑身兴奋的她放弃了无谓的抵抗, 雪萍最后一道防缐终于崩溃了。 大傻的手长驱直入,雪萍兴奋地咬着嘴唇, 忍受着大傻的侵犯。 突然大傻全军彻退,坐起来说︰「嫂子我要抱抱你。 」大傻终于提出要吃「糖果」了,雪萍知道, 这时如果拒绝他他又会绝食的,那么前面的努力, 就会前功尽弃了。 心一软说︰「等会儿,我全部都给你。 」这时已经分不清是大傻要吃「糖果」还是雪萍自己要吃了。 糖果雪萍把大傻带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然后打来两桶水用肥皂把他全身上下,洗了个干干净净。 她可不愿让脏的东西进入自己的身体。 雪萍发现大傻那根东西特别大,又黑又粗的。 雪萍红着脸帮他洗完,然后找一件大勇的旧衣服让他穿着, 让他在院子里坐着等自己。 然后提一桶水进去洗起来了,她每次做那事前都有洗澡的习惯。 雪萍还没洗完。 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阵喘息。 她知道是大傻等不及了。 在外面偷窥。 虽然她准备把自己的全部东西给他了,但这样光着身子让一个人看着, 还是觉得不舒服。 于是说︰「你再看,等会儿我就不给你了。 」大傻一听说不给自己了,一下子着急了, 不故一切地闯了进去。 一把抱住一丝不挂的雪萍,一口咬住一只白嫩的奶子吸起来。 雪萍知道要把他赶出去是不可能的了。 只好说︰「不行,在这里不行,快把我抱到我的房间去。 」大傻听话地抱起雪萍,跌跌撞撞地向她的房间走去。 那嘴没有离开过雪萍的乳房一刻。 大傻把雪萍丢在床上,然后整个身子压了上去。 大口大口地吸着雪萍的甘甜的乳汁。 一双大手粗暴地搓着雪萍的另一只奶子,全然不顾雪萍的死活, 一会儿把那雪峰压成平地一会儿像要把它连根拨起, 一会儿像要把它拦腰断。 捏得雪萍乳水四射。 又捏又吸了一会后,大傻突然坐起来说︰「我要抱抱你。 」雪萍说︰「我不是给你了吗?」突然她才想到他没做过这事, 怎么会懂呢。 于是说︰「把你下面的鸡鸡插进我下面那小沟沟里。 」这时天已经暗了下来,大傻说︰「我看不见。 」雪萍激情全无,骂了一句︰「笨猪。 」然后拉亮了电灯。 本来雪萍一直把压在身上的男人想像成自己的丈夫的, 想不到却给大傻拉回到了现实。 大傻终于看到雪萍那光洁的胴体和那道沟沟了, 于是兴奋地提起鸡鸡往那地方插。 无奈雪萍那地方早已淫水泛漤滑滑的了,大傻的鸡鸡一下子就滑了出去。 雪萍气极了,只好一手握着他的那根东西, 一边用手分开自己的玉洞帮他送进去。 大傻的鸡鸡终于抵达雪萍的洞口了,雪萍说︰「快!用力插进去。 」大傻身子往前一挺,终于他的整根东西一下子全部陷入了雪萍的体内。 雪萍只感到一种被撕裂的痛感传遍全身。 想不到大傻如此粗暴,那么不懂温柔。 一下子就插了进去,雪萍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不过这样却有另一种感。 虽然雪萍生过孩子了,但那阴部还是紧紧的。 夹得大傻生痛生痛的,大傻趴在雪萍身上一动也不敢动。 雪萍见他不动了,心里痒痒的,说︰「把那鸡鸡抽出来, 再插进去。 对!就是这样。 」在雪萍的引导下,大傻熟练地抽插着雪萍的阴道, 双手撑在雪萍的双乳上用力地揉搓着嘿嘿地傻笑着, 口水一滴滴地滴在雪萍那洁白的胴体上。 大傻终于吃到「糖果」了。 雪萍伴随着他的每一次抽插,发出阵阵快乐的呻吟。 一个多小时后,大傻突然紧紧地抱住雪萍,下体一阵跳动, 将他的第一泡精子注进了雪萍的体内。 烫热的精液刺激着雪萍的花心,雪萍也幸福地昏了过去。 第二天,太阳老高了雪萍才醒过来。 发现大傻正赤裸裸地躺在自己的身旁,依旧保持着昨晚从自己身上滑下去时的姿态︰一只大手搭在自己的乳房上, 一条腿压在自己的大腿上嘴巴仍保持着傻笑。 很响亮地打着鼾,就像很满足的样子。 又浊又臭的口水从嘴角流出来,枕头被弄湿了一大片。 大傻的那根东西就像一烂草绳一样,夹在他的两腿中间。 自己的下身粘煳煳的湿了一大片。 看着大傻那恶心的样子,和那根丑陋的东西, 想像着昨天晚上就是那恶心的东西不断地进出自己的身体, 雪萍就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胃里的东西在不断地翻腾。 自己怎么会和这样一个恶心的人……自己昨晚是不是被鬼迷眼了?雪萍多么希望这不是事实啊!但眼前的一切告诉她这是真的。 雪萍绝望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现在她只想尽快洗一个澡。 于是她悄悄地想搬开大傻压在自己大腿上的脚, 没想到却把大傻弄醒了。 他看着身边一丝不挂的雪萍,又要了。 于是又翻身压了上去,雪萍慌忙把他推了下去, 说︰「不行不行,现在不行,晚上再给你。 」雪萍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把他赶出门去了。 回来后雪萍呕了个不停。 然后提了一桶水不断地冲洗着自己的下身。 傍晚时分,大傻又过来说「要吃馍馍」了。 雪萍再也不敢让他胡来了,坚决地把他赶了出去, 关紧院门才敢洗澡。 后来一连几天大傻都过来叫嚷着「要吃馍馍」。 雪萍一直没给他。 一天大傻过来转了一圈就不见了,雪萍以为他收心了, 不要了。 于是不怎么在意,关上院门就提水进去洗澡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此时大傻正躲藏在她的柴房里面偷看呢。 雪萍刚上好香皂,大傻就扑了过来,雪萍被突然扑进来的大傻吓了一跳, 慌忙用浴巾挡在身前但大傻不顾一切地扑上去, 一把抱住浑身肥皂泡的雪萍然后向她的房间走去。 此时的大傻力大如牛,雪萍知道反抗是徒劳的, 于是放弃了反抗。 这一次大傻再也不用雪萍指引,就轻车熟路地进入了雪萍的体内。 多日来积蓄的能量得到了释放……这一次大傻一直干了两个多小时才扬长而去。 播种生完孩子的雪萍就像一块肥沃的闲田人人都想在上面播种……(为了传宗接代秦二婶迷倒了雪萍然后让自己的儿子--黑牛在雪萍身上播种)时间的关系以后再细说或者大家帮续上, 谢谢木叔木叔将近五十了才从外面卖回一个又咙又哑的傻女人 没想到却得产后风去世了只留下他和一个半个月大的儿子。 半月大的孩子没有奶吃那里养得活?每天只是喂点玉米煳, 但那么小的小孩子那里受得了。 每天都饿得哇哇大哭。 木叔看着这个苦命的儿子,只有暗暗落泪。 村里的大婶看不过眼,对木叔说︰「大勇家里的也正巧坐月子, 或者奶水充足你就抱过去求求她,让搭两口吧。 人心都是肉做的,这孩子那么可怜,兴许她会答应呢, 唉!这孩子真命苦。 」木叔想︰人家是山外大世界进来的人, 那里会看得起我们这样低贱的人。 平时见面别说打招唿,连正眼也没瞧过自己一眼。 她那高傲娇贵的样子,那会给我们这些贱命的孩子吸呢。 木叔还没去问就心寒了一半。 但是为了这来之不易的命根子,也只好厚着老脸去试一试了。 木叔过去的时候,雪萍正坐在院子里奶孩子, 看见木叔过来了红着脸拉下了衣服。 「大妹子,俺孩子命苦,娘去得早,没奶吃, 求你……」木叔结结巴巴地说。 没等他说完,雪萍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大家乡里乡亲的, 有什么要紧的反正我奶水充足,你以后每天抱过来两次吧。 」说完放好自己的孩子,然后接过木叔的孩子向里屋走去, 孩子一到雪萍手里就不哭了看来孩子是饿坏了。 木叔在门外也能听到孩子那巴嗒巴嗒的吸奶声, 雪萍一边轻拍着孩子一边轻声地说︰「慢慢吃啊, 看都把你饿坏了。 」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 木叔想不到雪萍心眼那么好。 十几分钟后,雪萍抱着孩子出来了,孩子已经吃饱喝足睡着了, 木叔接过孩子一下给雪萍跪下了,感激地说︰「妹子我代娃儿给你下跪了, 以后你就是这孩子的娘了。 」雪萍连忙弯腰把木叔扶起来,说︰「快起来, 别这样说了以后娃儿饿了,你就抱过来吧。 」在雪萍弯腰的当儿,木叔从雪萍的领口, 往里看见了雪萍的那两只洁白而又丰满的奶子。 木叔的心象被电击了一下一样。 回到家里,木叔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说︰「人家对你那么好, 你心里还使坏你还是不是人。 」从此,木叔常常帮雪萍干些粗重活,或者到河里摸些鱼虾给雪萍补补身体。 自从女人去后,因要忙着照看孩子,木叔没有时间想女人, 现在空闲下来心里又不安定起来了。 特别是每天看着雪萍那娇俏的身影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 和听着娃儿那巴嗒巴嗒的吸奶声心里老是浮现雪萍弯腰时的样子。 还有就是有时接孩子时,不经意的碰撞让木叔真想用手狠狠地感受一下那软绵绵的东西。 每次从雪萍家里回来都觉得浑身燥热,像一团火在心里烧一样难受, 非常渴望能快点见到雪萍那娇俏的身影好灭灭心里那团火, 但每次见过雪萍后那团火却更强烈了……一天傍晚, 天气异常的闷热木叔从地里回来的时候已是一身臭汗, 但他也顾不上洗一下抱起饿坏了的儿子就往雪萍家里赶。 与其说是儿子饿坏了,不如说是他自己「饿」坏了。 今天的天气那么闷热,以至于使得他心中的那团火也异常燥热, 他多么渴望能尽快看到雪萍啊。 木叔来到雪萍家的时候,雪萍正好洗完澡出来。 由于天气闷热,所以雪萍只扣了两个扣子就出来了。 因为快要睡觉了,所以连肚兜也没戴,里面的两团奶子若隐若现, 惹得木叔心猿意马的。 还有肥皂的香味,和雪萍特有的体香味,与木叔的汗臭味形成鲜明的对比, 强烈地刺激着木叔。 雪萍没想到这时候木叔会来,尴尬得脸都红了。 只好扮开话题说︰「看你都把娃儿饿坏了,你是怎么当别人的爹的。 」说着急忙接过孩子,进房去了。 木叔心中的那团火被点得更旺了。 他在雪萍房外度了几步,终于抗拒不了诱惑, 趴在门缝上往里偷看。 为避免大家尴尬,雪萍没有刻意地关紧门,只是虚掩着。 木叔从门缝便能把里面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雪萍正侧坐在床边奶孩子,那裸露的奶子, 发出一种白瓷般的光泽直看得木叔气喘如牛。 木叔多么渴望也能吸上一口啊!但他知这是不可能的, 只能不住地咽口水。 过了一会,雪萍对门外的木叔喊︰「你进来吧, 娃儿吃饱了。 」木叔如获大赦一样走了进去。 这时孩子才依依不舍地吐出了乳头,这样木叔就把雪萍的乳房看了个真真切切。 木叔一下子看呆了,雪萍直到把孩子摔到木叔手里, 才能慌乱地拉下衣服。 木叔接过孩子,仍眼直直地盯着雪萍胀胀鼓鼓的胸脯。 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喃喃地说︰「大妹子, 自从孩子他娘怀上后就再也没让我碰过了,我心里闷得慌啊, 你就行行好也给我裹一口吧?」雪萍没想到他会提这样的的要求, 一下子羞红了脸不知所措起来。 木叔见雪萍没作声,以为是她默许了。 于是把孩子往床上一放,然后一把拉起雪萍的衣服, 咬住一只奶子吸起来。 雪萍害怕极了,想用力地推开木叔的头,但那里是被慾火烧红了眼的木叔的对手。 木叔把雪萍按在床上,用力吸吮着雪萍的奶子。 他终于吃到了他渴望已久的东西。 雪萍开始还反抗一下,到后来,觉得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了。 想到︰他一个大男人闷了那么久的确也不易, 何况平时他帮自己也不少。 一股同情的心油然而生,于是半推半就地由他去了……然而木叔却不知足, 双手摸了一阵雪萍的奶子后又向雪萍的小腹滑了下去。 雪萍明白了木叔要干什么,没想到他会得寸进尺, 这可是雪萍的最后的防缐她死活不从。 然而雪萍的反抗更激起了木叔的性慾。 木叔三下五除二脱光了雪萍的衣服,雪萍就像一条白虫一样卷缩在床上嘤嘤大哭。 木叔象头饿狼一样,喘着气贪婪地欣赏着雪萍那优美的胴体。 木叔跪在雪萍身上脱光了所有的衣服,然后向雪萍扑了上去。 然而雪萍死死地护着下身,木叔一下子得不了手。 于是木叔坐起来,用手捉住雪萍的两条腿把她身子板过来, 然后用力地分开雪萍的两条大腿再整个人压上去, 这样雪萍的大腿就夹不回去了。 然而她的手还挡住了那神秘的地方,木叔用力把雪萍的手扳开, 然后用力压住。 这样雪萍的肉洞终于暴露在木叔的眼前了,「真是一个肉厚多汁的好地方。 」木叔美美地想着。 然后提起粗大的阳具对准雪萍的肉洞插了进去。 雪萍绝望地闭上了眼楮。 木叔用力地抽插着雪萍的阴道,前所未有的快感传遍了木叔的全身。 又黑又瘦的木叔与珠圆玉润的雪萍形成强烈的对比。 黑色压在白色的上面,勐烈地做着活塞运动。 白色则在黑色的下面作无谓的挣扎。 慢慢地雪萍放弃了反抗,使木叔的手得已解放出来揉搓雪萍的双乳。 木叔满足地享受着雪萍来的快感。 压抑多日的能量终于得到了析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