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软的太阳下,微风徐徐的吹着,彷佛只是个平凡的下午, 然而对有些人来说不知是天堂还是地狱的开始。 小惠--一个平凡的高中女生,有着姣好的面貌, 发育更比同龄女孩来得快些是个很显眼的女孩。 这天,小惠刚从所就读的高中放学回家, 从学校到家里要步行十分钟单独走在路上,并没有想到会有人在跟踪她。 小惠觉得有些口渴,正要去路旁的饮料贩卖机买饮料喝……当小惠湾下腰取物的瞬间, 突然有人从背后用乙醚摀住她鼻子小惠直觉地拼命挣脱, 但发现对方似乎不止一个人自己的手跟脚都被人用双手紧紧抓住, 心里想挣脱意识却越来越模煳……几个身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子, 轻松地将小惠抬进他们的厢型车里而且车窗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 外面根本完全看不到里面也具有隔音的功能。 所以在里头唿喊是没有用的,更何况自己现在又被弄得昏迷。 「把她带回总部去!」其中一个男子对驾驶车子的人大声说道。 来到了一栋不起眼的建筑物,地下有好几层, 外界是难以蒐查到地下的总部的。 当小惠惺忪地醒来时,自己却被绑在一根柱子上, 冰冷的手铐将双手反铐在头上两腿则紧紧绑在柱子边。 「鸣大,那个妞醒了。 」看管的人对那黑衣男子说。 一桶水淋在小惠头上,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才看清眼前人的小惠。 鸣大说: 「被我们选上,你将被训练成一个没有一刻不想要的淫娃, 训练完成后将会有人出高价买你一些妓院也会愿意花大钱在你身上的, 因为我们的产品一向都是很优秀的。 」优秀?小惠听不太懂这个男子说的话, 但她知道她是被这个叫鸣大绑架来的,想到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对自己做什么样的训练, 小惠就害怕得全身发麻。 「首先第一步就是要先开发你的身体,把你身体调教成极为敏感的体质。 」鸣大说: 「我们会有很多医师每天测量你的身体, 并且做非常精密的分析。 」想挣脱,但在这个地方,那么多人看着, 又不知怎么逃出去小惠也只能先忍着渡过他说的「调教」了。 「先把她身上的衣服全脱了!」鸣大说。 三、四个部下很快就把小惠身上那套高中制服给脱了个精光, 小惠把头别过去不想看见这些人看她身体的眼神。 但这些人不断地在视觉上强暴小惠。 「从今以后,你的制服就换成这个!」两名帮手将一个金属箱子搬来, 里头似乎装什么重的东西那箱子大小大约跟行李箱差不多大。 「把箱子打开!」男子说。 将相当沉重的箱子用钥匙打开,两个帮手把里头的东西拿出来了--是一套金属制类似内衣的东西。 「这套叫淫娃锁衣。 」鸣大说道。 这一套发着银色金属光泽的锁衣,上半身是项圈用铁链跟胸罩连成一套, 胸罩是倒8字型的将女性的乳房套住,且乳头处还有一个环套住乳头, 环内有锯齿会不断地刺着乳头;下半身是一个贞操带加上六条铁链, 左右大腿根部各三条和膝盖的铁圈连在一起, 像吊带袜那样;而上半身又跟下半身用四条铁链连在一起 变成整套的连身衣在胸前跟腰部各有一个上锁用的锁孔。 这时,鸣大拿出一条乳膏,挤出一堆后涂在小惠的乳头以及整个阴唇和阴蒂上。 「替她穿上锁衣!」鸣大说道: 「除了一些训练外, 你只能穿这套衣服。 」这些人似乎非常熟练,快速地把这套可怕的金属制品紧紧地穿在小惠身上, 并且上锁。 「啊……好紧啊……啊……」小惠大声抱怨着: 「这样是要做什么?你们!啊……」贞操带紧紧贴着小惠的阴部, 对阴唇的刺激令她难以正常说话。 「要一边开发你的性慾,一边训练你不能自己自慰, 一定要只能靠讨好男人才能得到高潮。 」鸣大说道。 「各位看到了吗?这是要让女奴每天在濒临高潮下却又无法碰触自己的阴部来满足, 让女奴在反覆饥渴的状态下这样女奴渐渐会把一切都抛弃掉, 只为了能满足性慾。 」鸣大对身后的手下说教着: 「到最后, 女奴的思想就算是奴化完成了。 」这时,鸣大拿起一条约五公分的铁链, 将两头锁在小惠两腿膝盖的铁圈上这样子,小惠的两腿就只能并拢在一起。 「这又是做什么?你们这群变态!快放开我!」小惠无意义地哭喊着。 「等会你就知道了。 」鸣大笑着说: 「把她带进房间去!」接着小惠就被带到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 只有一张很大的床以及明亮的灯光。 「这就是你的房间,你就在这里过夜吧!」鸣大说道, 接着便关门走了留下小惠一个人在房间里。 小惠拼命拉扯身上的金属器具,但不论怎么用力, 不但脱不掉而且还丝毫没有摇动过,看来替她穿上这东西的人相当有经验, 用比较小的尺寸给她穿这样每个部份都紧紧地贴着小惠的娇躯。 「唔……嗯啊……」小惠发现自己的乳头跟阴部开始发热, 而且又湿又痒。 「嗯啊……嗯……啊……我是……怎……么了?」小惠开始颤抖的说。 「是……刚刚……他涂在我……身上的……东西吗?嗯……啊……啊……」房间内有装监视器, 可以从外部看到房间内的一举一动鸣大此时正看着萤幕上的女孩, 看着她接下来的反应。 「嗯……怎么……办?好想……好想……要……慰慰……」小惠的声音由颤抖开始变成充斥着喘息声。 在这样的淫声浪语中大约过了十分钟,小惠的喘息声开始变得激烈, 原本从端正的坐着开始把手往下摸,想碰触自己的两片粉红色嫩肉, 无奈地却只能摸到冰冷的金属。 小惠又企图把两腿缓缓打开,以些微抒解阴部的湿热感, 此时候发现两腿早已被铁练锁住只能并拢在一起。 「啊……啊……嗯……好想……下面好痒阿……他……故意……那么……做的……」小惠哀喘着说。 小惠的阴部不但已经整个洪水泛漤,阴蒂也完全充血凸了起来, 乳头又被淫娃锁衣的锯齿乳环套住乳头一直被环上的尖刺不时地刺激, 只能不断地摸着乳首来满足性慾。 「我……怎么会那么淫荡的?」小惠开始闪过了这种想法, 不断地捏着自己的乳首用力地磨擦两腿内侧, 淫水却早已从贞操带的裂缝中流了出来。 小惠就这样在濒临高潮下昏睡了过去……隔天小惠就被医师们进行身体检测。 四肢被固定在检测室的床上,腰部也被固定住, 身上的锁衣也已暂时脱下医师们将一条细管子插入小惠的肉穴中, 要测量阴道的湿润度和花心处以及小惠每天卵泡的变化 这样才能抓准小惠每天的性慾变化以及高潮的极限变化。 「她的阴壁神经相当多,是一般人的两倍以上, 不过大多数都没有发展得很好需要替她将这些神经都彻底活化起来。 」一位医师说道。 「最新的仪器刚完成,可以用在她身上。 」「她阴道里的花心相当深,一般人不容易顶到, 需要将她的花心面积扩大两到三倍。 」又一位医师说道。 接着医师们就开始进行小惠的肉体改造手术, 一位医师手上拿着类似球状避孕器的东西。 「这就是最新的仪器--淫道器,植入女性子宫后, 将上面的两根支管伸进女性输卵管中固定住再将它启动, 它就会开始和受术女性的神经连接并且可以藉由摇控来对这机器下指令。 」于是医师便用扩阴器将小惠的粉嫩洞穴撑开, 然后将淫道器放入将支管伸进卵巢,接着就启动它。 淫道器开始变大伸长,卡在整个子宫里,再将神经和阴部的神经连结后, 手术就完成了。 小惠看着墙上放的都是自己阴道内部的照片, 不禁娇羞了起来只是她恐怕不知道,这个身体已经不再是属于她的了。 此时鸣大进来了,询问手术进行得如何?「一切都非常顺利, 等神经完全连结后效果就很明显摇控器在这里。 」一位医师将淫道器的摇控器拿给鸣大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