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和丈夫的弟弟做爱了。

王小露是个漂亮的女人,但这个漂亮的女人已经结婚了, 丈夫陈亮是个船员。 结婚后两人感情挺好,可就是聚少离多, 陈亮每次出海短则半个月长则一两个月。 王小露什么都不缺,惟一缺少的就是每当夜深人静独自一个人在床上扭来扭去睡不着时丈夫的陪伴。 王小露今年二十六了,性慾挺强,多少个夜晚, 王小露都会躺在床上想像着丈夫压在自己身上耸动的情景 有时想着想着还会不由自主的分开双腿期待着丈夫挺着粗壮的坚挺用力插进自己湿滑的两腿间, 然后快速抽插;不过每次这样想的时候都只能令她更加饥渴 两腿间越来越湿下面的那张小嘴越发空虚,然后无奈的夹紧双腿厮磨。 食色性,王小露最然有在夜晚极度需要的时刻, 但并不代表她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人品与情慾无关,白天的王小露是一个端庄知礼。 这天星期六,王小露没有上班。 下午王小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门铃响了,王小露起身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挺阳光的青年,长的跟陈亮有点像。 这青年看到王小露立马微笑着叫了一声嫂子, 笑容里带着年轻人特有的羞涩。 这青年叫陈阳,是王小露丈夫的亲弟弟, 在这个城市里读大学有时星期天会来家里看看, 如果丈夫在家的时候陈阳还会在家里住上一晚。 「陈阳来啦,快进来。 」王小露笑着道,对这个弟弟挺热情。 陈阳不但长的帅,也很懂事,王小露挺喜欢这个弟弟, 在心里把他当亲弟弟看。 「嫂子,我哥在家吗?」陈阳往客厅走着问王小露。 「走了半个月了,还得十多天才能回来。 」 「哦!」陈阳答应一声,立马显得不那么自然了。 没有哥哥在他独自与漂亮的嫂子呆在一起,会感到局促;因为嫂子太漂亮了。 「坐啊,陈阳,嫂子去做饭,说,想吃什么?」 「嫂子做什么都喜欢。 」陈阳道。 晚饭后,陈阳要走,可这时外面传来雷声, 下雨了还挺大。 王小露赶紧去关窗,陈阳也去帮忙。 等两人把家里打开的窗户都关好后, 王小露对陈阳道: 「今天别回去了, 陈阳下的挺大。 」 「我还是回去吧,嫂子。 」陈阳犹豫道。 「回什么,听嫂子的,你房间昨天嫂子刚打扫过, 快去洗澡然后休息吧。 」 「好吧,嫂子。 」 陈阳回自己的房间拿了衣服,然后进卫生间洗澡, 而王小露去收拾碗筷。 等王小露把碗筷都洗刷好走出厨房的时候, 陈阳也从卫生间出来了光着上身,下身穿了一件大裤衩。 王小露抬眼看陈阳,当注意到陈阳身上缐条明显的肌肉时心中腾的跳了一下, 然后赶紧让自己移开目光 掩饰道: 「洗好了, 陈阳?!」 「嗯嫂子。 」陈阳答应,然后走进自己的房间。 陈阳进房间后,王小露也去洗了澡然后回房间上了床。 夜深人静,今天不上班,休息了一天,王小露的精神很好,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又想丈夫了;她已经半个月没做了。 躺在床上白小露脑子里想到了丈夫的身体,想到了丈夫把头俯在她的两腿间, 用舌头舔她的洞口和阴蒂然后问她庠不庠。 这时她会呻吟着告诉丈夫: 「庠」 「那怎么办?」丈夫会接着问。 「用你的肉棒干我。 」 「用肉棒干你哪里?」 「干我的逼。 」 陈亮在做爱时喜欢听王小露说淫声浪语, 开始时王小露有些抵触觉得很粗俗,不过后来王小露也觉得那样说很刺激, 就坦然接受了。 已经十一点多了,王小露的身体不安的扭动着, 流出的水把内裤浸湿了。 王小露伸手摸摸被浸湿的内裤,感觉粘粘的不舒服。 叹口气,然后从床上起来,拿了一条干净的内裤又去了卫生间, 她要再冲洗一下。 卫生间里,王小露脱下睡衣内裤,一丝不挂的站在镜子前, 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王小露的身材很好,胸不大不小,又挺又圆, 乳头红红的肚脐下面是一撮黑黑的毛发。 打量着自己,王小露不自觉的伸手握住了自己的一只乳房揉捏。 不知过了多久,「呯」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 王小露忘了关门。 是陈阳,陈阳推门走进卫生间后才看到王小露, 看着一丝不挂的王小露站在镜子前一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 愣了。 王小露也愣了。 陈阳身上只穿了一条紧身的三角内裤,王小露看到了陈阳内裤里面的东西非常迅速的变大, 把内裤顶了起来然后龟头都钻到了内裤外面, 龟头是紫色的。 「比他哥哥的大。 」王小露在心里想。 怔怔的看着陈阳被内裤包裹的阴茎,这一刻忘记了这个人是她丈夫的弟弟。 这一刻王小露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面对着什么人, 现在她的眼里只有陈阳内裤里的那根肉棒。 然后,王小露听到了陈阳粗重的喘息声。 再然后,怔怔地看着陈阳一步步走向自己, 然后在自己面前脱下了内裤被内裤包裹的肉棒弹了出来, 又红又大挺在陈阳的腰间还一跳一跳的,如发怒的紫公鸡。 当陈阳的手抚上自己的身体,并且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另一个乳房王小露才反应过来, 发出「啊」的一声惊叫 然后急道: 「快出去, 陈阳。 」 不过陈阳没理会,此时陈阳的理智已经被慾望弥盖。 在王小露后退挣脱陈阳后,陈阳又上前两步, 从后面抱住了王小露下面坚硬如铁的肉棒紧紧的顶在了王小露的股沟间;肉棒很长, 龟头甚至已经顶到了王小露的洞口。 同时陈阳两只手也握住了王小露的乳房,一手一个, 用力的揉搓着。 被陈阳这样紧紧的抱着揉捏,王小露的身体感到一阵酥麻无力, 已经无力挣脱陈阳 只能在嘴里不停的唿喊: 「快放开我陈阳, 我是你嫂子。 ……」喊的时候又不敢太大声。 王小露喊过一阵之后陈阳确实放了手,松开了王小露的乳房, 但随后又把两手握在了王小露的腰间。 王小露身上正无力,被陈阳勐的一松手, 上身无处着力立马把腰弯了下去,两只手按在了镜子前的梳妆台上。 这样的姿势也让王小露把臀部翘了起来,露出了两腿间的那条肉缝, 肉缝间还夹有王小露刚才流出来还没来得及洗的淫水。 没给王小露反应的时间,一根粗壮火热的东西便已经钻进了王小露的身体里, 那个王小露极度饥渴一次次幻想自己的丈夫抽插的地方。 王小露知道,从后面插进自己身体里面的是陈阳的肉棒。 王一露感受到了从身后插进自己身体里面的那根肉棒的火热与坚硬;这一刻王小露居然有了一丝满足感, 不由的呻吟出声「啊」。 接着,便是陈阳两手扶着王小露的腰,从后面快速的抽插。 王小露的身体随着陈阳抽插的节奏一下下耸动着, 嘴里一下一下的「啊啊嗯嗯」的呻吟已经顾不上拒绝了。 被陈阳插了大概有几十下,王小露心里已经没有了抗拒的念头, 因为她的身体非常需要后面的肉棒她的身体无比诚实;王小露甚至已经开始主动的向后挺自己的臀, 想让肉棒插的更深入一些。 陈阳的抽插很用力,而王小露此刻正需要这样有力的抽插。 「啊……啊……啊」王小露的叫声开始大了起来, 不再压抑自己。 王小露的理智也被慾望浇盖了。 「啊,用力,用力干我,用大鸡巴把我干死吧……, 再快点把大鸡巴插的再深一点……」王小露被身后的陈阳干的胡言乱语着。 大概过了两分钟时间,王小露便「啊」着大叫一声, 仰起脖子臀部用力的向后顶着寻求身后肉棒的更一步深入, 想让肉棒插进自己最深的地方然后高潮了。 久不知肉味的王中露很敏感,高潮来的很快。 虽然高潮了一次,但身后的陈阳还在用力的抽插, 陈阳还没有射精。 高潮过一次后的王小露彻底的放开了自己, 继续享受着身后肉棒在自己身体里面的进出一边呻吟着, 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淫荡的话都是她此刻的真实想法。 「啊……啊,用力,用力干我……,啊……陈阳, 嫂子被你干的好爽你的大鸡巴好硬,再快点, 嫂子又要来了。 」 「啊……」又是一声悠长的呻吟,王小露再一次高潮了, 间隔不到一分钟。 而这时,陈阳抽插的速度也更快了,王小露高潮时泄出的阴精把他的阴茎烫的一阵麻庠, 他有了要射精的感觉。 「啊」陈阳喘着粗气,把腰挺的更有力了, 然后在最用力的一次深入后不再拔出同时在王小露的身体里面喷射出火热的精液。 这一下也给王小露带来了第三次高潮。 射精后陈阳的身体松软了下来,弯腰俯身在王小露身上将她抱住, 而王小露则趴在梳妆台上。 「嫂子,我射进去了,刚才我没顾忌到。 」休息了一会陈阳在王小露耳边小声道。 「没事,明天嫂子买片药吃。 」王小露柔声道。 「嫂子,我以后还能和你做爱吗?」过了会陈阳又问。 听到陈阳这么问王小露睁开了眯着的眼睛, 从镜子里看着与自己紧紧结合在一起并且刚才还给了自己三次高潮的陈阳, 下意识的便想说「能」但理智却告诉她不可以。 「不能,过了今晚,把刚才的事都忘掉。 」王小露决然道。 「嗯。 」陈阳有些失望,但还是答应了,他心里明白, 他和嫂子不能保持那种关系。 「嫂子,那我们能不能再做一次,再做一次, 以后我就把今晚全忘了。 」 听着陈阳的祈求,王小露的眼神再次柔和了下来, 从梳妆台上起身;陈阳也站直了身体。 站起来后,王小露却又蹲下了身子,蹲在了陈阳的身前, 脸部在陈阳的腰间。 王小露伸出一只手扶着陈阳结实的臀部,另一只手握起了陈阳的阴茎, 然后张开嘴含了进去。 看着蹲在自己身前,将自己的肉棒含在嘴里吞吐的王小露, 陈阳只感觉一股电流从嵴椎流过然后肉棒再一次在王小露的嘴里快速勃起。 勃起后的肉棒将王小露的嘴巴填的满满的, 但王小露没有吐出来而是继续含在嘴里吞吐着, 并发出着「嗯嗯」的鼻音。 而陈阳更是被王小露舔的叫出了声来。 几分钟后,王小露感觉到陈阳在自己嘴巴里的肉棒又大了一圈, 也更硬了而陈阳也主动的挺动着腰让肉棒在她的嘴里抽插了。 王小露知道陈阳快要射了,便加快了吞吐的节奏。 「啊,嫂子,我要射了。 」陈阳叫出了声,「啊……」 又是一大股精液从陈阳的肉棒里射了出来, 射进了王小露的嘴巴里。 待陈阳射完,王小露将肉棒从嘴里吐出,微张着嘴, 抬眼看着陈阳而满嘴的精液也顺着王小露的嘴角流了出来。 陈阳又射了一次后,和王小露一起冲洗了一下, 然后两人各自回房间。 但陈阳在回到自己的房间一会后,又走了出来, 一直走到王小露的门前抬手敲了两下;王小露第一时间便给陈阳开了门, 然后房间里的淫声浪语便一直响到了早上。

上一篇:姐与弟。 下一篇:和孕妇妈妈乱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