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与弟。

唔……嗯啊……」 男孩躺在床上,像礼品般让杜凯芳品嚐他的那话儿。 「如何呀芳……我弟弟的鸡巴很粗壮吧射了那麽多, 还是一样坚挺。 」杨潋满骄傲的说。 「只是一般罢了……」芳一面用手套动着杨披风的鸡巴, 一面说: 「光是会射……连爱抚也不懂相比起我弟弟还差得很远呢!呀……又射了。 」杨潋跟弟弟发生关系已有一年,一直以来她都对弟弟的大鸡巴引以为傲。 这一次她邀请芳来作客,目的也是为了在芳面前炫耀一番, 却没想到换来的是芳的批评禁不住光火起来, 略带不满的反驳说: 「是这样麽那麽这周末我真的要来会一会你的弟弟了。 」「好呀!」芳爽快的回答,却没想到那时她已开启了堕落之门…… 「怎麽办呢」回到家中已是夜深, 芳躺在床上此时才后悔起来。 杜凯芳,今年十八岁,有着漂亮的面貌和秀逸乌黑的头发, 是那种会令人看得入神的女孩。 自从她在十*岁那年学会了自慰已来,她已沉醉于性爱的欢愉当中。 她有一个十*岁的弟弟,名叫杜凯昇……她虽然很喜欢这个弟弟, 但她从未想过以他作为性爱的对象所以当她知道杨潋跟弟弟发生关系时, 是有点惊讶的。 大概因为自己也有一个同龄的弟弟的关系,故此她才会走到杨潋的家里, 去嚐一嚐披风的鸡巴但她从没想到自己会因为受不了潋的气炎而答应让潋与昇干一场的。 「要不是受不了潋骄傲的态度,我也不会撒谎……虽然我在潋的面前, 说着昇怎麽样的厉害但我根本从未与昇干过, 又如何唤他去跟潋干呢」芳想着便觉得难为了。 『喀嚓!』在芳想得入神之时,忽然听到开门的声响。 「是昇这麽晚了,他来干什麽」由于父母亲长期在海外工作的关系, 所以家中只有昇跟芳。 芳很快便知道是昇闯进她的房间来了,但她没有作声, 她决定装睡看看昇的举动。 「姐姐……姐姐……」昇试探着的叫唤芳。 见芳没有回应,他不禁唿了口气,自言自语起来。 「还好姊姊真的睡着了……不然也不知怎办。 」昇说着,从怀里拿出相机,「怎麽我会对杰君他们说我有姊姊的裸照呢还说会拿些给他们看……也没法子了, 只好硬着头皮照一些吧!」郭杰君跟古域星都是昇的同龄好友 由于大家都正值青春期所以最近的话题都离不开性。 而昇那漂亮的姊姊当然也是他们的讨论对象。 昇开始时也只是说着他姊姊在家中的性感姿态, 但说着说着谎便越撒越大……如今他也只好把他的谎话变成真实了。 「这小鬼……」芳心中不禁暗笑。 连她自己也不知为何,当她知道弟弟对她有性趣时, 她竟然感到高兴。 「对不起了,姊姊。 」昇掀起了芳盖着的被子,战战兢兢的拉开芳上衣上的拉链, 让芳的一双大奶子露了出来。 昇虽然常看色情书刊,但如今一双结实的奶子出现在面前, 又怎会禁得着兴奋裤裆里的东西马上便昂首起来了。 「真的很美呀……姊姊。 」昇说着,提起相机便照。 「嚓、嚓……」一口气照了几张后,昇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伸手去抚摸姊姊的奶子: 「摸一下不成问题吧!」芳看见昇那样子就觉得好笑 「一面急色相……戏弄一下你。 」芳想着便故意呻吟了一声: 「嗯……啊!」怎料到昇以为姊姊要醒过来, 马上便跑掉了。 这麽一来,芳也禁不住笑起来了。 「嘻嘻……昇真呆,连衣服也不替人家穿回便走掉……」芳碰一碰被昇弄得兴奋起来的乳头, 笑说: 「算罢……今天裸睡好了。 」然后便入睡了。 到了第二天,芳回想起昨晚的事情,也按捺不住……她决定要干点什麽。 她让昇喝下了加了安眠药的汽水,然后在一旁等待……过了不久, 药力发作了昇也就在客厅中睡着。 芳看到弟弟酣睡的样子,淫媚地笑起来。 「安眠药还真有效。 」芳走到昇的身旁坐下来, 并脱下了昇的短裤: 「让姊姊来替你检查一下吧!」「呀……有根巨大的家伙呢!昇。 」芳一边玩弄着昇的鸡巴, 一边说: 「看来比起那个叫披风的还要大呢!」虽然昇已睡着, 但被芳揉着揉着那话儿便渐渐亢奋起来。 男人的东西在自己手中亢奋起来是最今女人兴奋的, 芳也不例外……看着自己弟弟的鸡巴昂首起来 她感到自己的下体也湿润了。 「真难忍口……」芳很喜欢口交,精液射进口里的那刻, 令到她有种征服男人的感觉所以看着弟弟充血的鸡巴, 她无法抑制自己的慾望。 「嗯……咿……呀……」芳熟练地替昇口交, 手一面套动着弟弟鸡巴的下半部舌头一面有节奏的在龟头上舔动着。 「唔……唔……要来了……唔……」还不到二分钟, 芳感到昇的鸡巴战抖起来她知道昇要射了。 「唔……唔……唔啊呀!!」芳加快手腕的套动, 让弟弟热烘烘的精液全数跑进她的口腔里去。 「唔……味道也不错,只是快了一点儿。 」芳舔着唇边残留的精液说: 「真的没法子吗其实昇是很有潜质的, 只要多加训练的话……」「慢着……『训练』 为什麽我想不到的呢」芳拿着弟弟慢慢软化的鸡巴 露出了妖艳的笑容…… (第二章) 忘不了下午替弟弟口交的情景 芳在晚上又自慰起来。 本来自慰对于芳来说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但想着弟弟的大鸡巴, 芳竟燃起了一股不寻常的性慾。 「啊呀……嗯……呀呀……昇……」 乱伦的罪恶感, 令芳的蜜穴湿润起来。 没错,正因为昇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弟弟,她最亲近的人, 所以她才会这麽兴奋……这刻她终于明白到潋那麽热衷与弟弟交欢是有这麽样的原因的。 「……昇……昇……我的好弟弟……啊……呀……」芳抚摸自己湿润的下体, 想像弟弟的鸡巴疯狂的兴奋起来。 她知道自己必须干些什麽……那就是勾引,并且训练弟弟来满足自己的性慾! 既已下定决心, 芳便马上行动。 翌日,她在午饭后把昇叫到自己的房间来,实行她的育成计划。 「昇,你认识一个唤作杨披风的人吗」芳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 刻意摆动自己的美腿说。 昇看姊姊修长的美腿看得出神, 随意答道: 「呀……他是我的同班同学。 」 「说实话,姊姊已经把弄过他的鸡巴, 也答应了让他的姊姊来嚐嚐你的鸡巴了。 不过,他的姊姊看来认为你的鸡巴要比她弟弟细小呢!」芳没隐瞒的把事实全告诉昇, 她并没想过昇会因此而讨厌自己因为她深信自己的魅力会让弟弟把持不住。 没理会昇惊讶的表情, 芳接着说下去: 「没错, 披风确是很会射精射多少次也还很坚硬。 但要比粗度的话,你绝对会比他厉害……只要再加上我的特训, 你一定会比他更了不起。 如何有兴趣接受姊姊的特训吗」在没让昇明了事件前, 芳已把要说的说完她并没打算让昇思前想后, 她知道要说服一个男人不是从理性入手,而是从性慾入手。 为此, 她还出了诱人的承诺: 「这样吧……我让你照裸照给你的同学看吧。 」 芳这麽一说, 昇不禁呆住: 「姊姊, 知道那件事了」 「对呀知道了……你不是要拿我的裸照在同学面前炫耀的吗只要你在星期六那天, 替我好好的服侍披风的姊姊我就全听你的,你想怎麽照便怎麽照, 如何」 「真的吗」 「姊姊怎会骗你赶快决定吧!」 「那……那麽好吧, 反正我并没损失。 」 芳完全掌握了弟弟的心理。 因为昇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所以她只要稍加利用他的性慾与好奇心, 便可以慢慢地把他控制过来。 但芳并不是要把昇当作性奴,她要把服侍女性的技巧都教会他, 让他好好的服侍潋当然,更重要的是要昇好好服侍自己。 「那麽我们现在便开始吧!」芳一边说, 一边解开衬衣的钮扣由于没穿乳罩,一双大奶子马上露了出来。 她故意摆动身体,看到弟弟腼腆的样子,她得意洋洋的笑起来。 「今天的课题是爱抚,你那样子不行啊……来, 抚摸一下姊姊的奶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任谁也会兴奋起来,昇一个箭步便抓着姊姊的奶子, 抚弄起来。 「姊姊……」 「不行呀,昇……太用力了, 温柔一点。 」芳用心教导着昇,她捉着弟弟的手,在自己的胸前游走。 「这样吗这样会让姊姊感到舒服,对吗」 「嗯……是这样了……呀……啊呀……」 芳受到弟弟的抚摸, 慢慢的兴奋了起来。 昇的手法并不高明,但强烈的近亲感,令芳充满快感。 「昇,很好……来,不要只是揉搓,要把乳头轻轻夹在手指间, 用整个手掌包围着乳房揉搓慢慢地抚摸……」听到姊姊的呻吟, 昇更加落力地抚弄芳的奶子。 他依照姊姊的指导,有技巧地抚弄着。 「啊……嗯呀……呀……」 「我开始明白女孩子喜欢怎麽样的抚摸了。 」昇自信的说。 「真的吗」 「要试试吗」昇说着便开始行动。 他用指尖用力的把芳的大奶子向上拉似的揉搓后, 再以手掌温柔的包围着它轻揉。 他转身到芳的背后,用双手温柔的推动着这一双大奶子, 指尖不时轻弹乳头。 「咿呀……嗯……啊呀!」芳禁不住的发出了淫声: 「呀……很舒服呀……啊……昇……用……用口舔啊!」「姊……」昇转过身来, 从芳的耳边轻吻起来。 「昇……唔呀……!」被弟弟弄得兴奋非常, 芳自然地与昇接吻。 舌头的交缠,提高了双方的性慾,昇慢慢的向芳的大奶子吻去。 他用牙齿轻咬着姊姊的乳头,然后吸吮起来。 「呀……干得很好……啊……昇。 」芳面红耳热的说道。 「是吗姊姊,我很高兴呀!」昇说着,用力地咬在芳的乳房上。 受到刺激, 芳禁不住大叫: 「啊呀……呀!」 「昇……呀……不要……」芳有气没力的推开昇, 说: 「先停一下……」「怎麽了姊姊」弄得正起劲 昇大惑不解。 「爱抚乳房完了……接下来,是这个……」芳说着把热裤脱下, 身上只剩下黑色的性感内裤。 看到姊姊那微湿的内裤,昇不禁疯狂起来。 他冲上前,就把芳按在地止。 「怎麽……昇不要……」 没理会芳的叫喊, 昇撕掉了芳的内裤用他的手指插在姊姊的小穴里探索起来。 本来已很兴奋的芳,被弟弟这麽一弄,立时淫水四出。 昇看见姊姊欢愉的样子,手指加紧钻动, 芳不由己的呻吟起来: 「昇……呀啊……呀……唔……噢呀啊!!」「姊……」昇把面庞靠近, 开始舔姊姊的蜜穴。 他一边舔,一边用手去挠芳的阴毛,以湿润的舌尖轻撩着她的阴蒂。 昇没思考如何去服侍姊姊,他只本能地去舔, 姊姊每一声的呻吟都会教他兴奋莫名。 他不断地舔,直至听到姊姊哀求的声音,他才仿然大悟似的停下来。 但那已是十分锺后的事情了。 那时,芳的高潮也刚好来了。 「昇……不行……姊要来了……啊啊呀呀……呀……呀呀……啊呀!!」芳失神的嘶叫。 在全身的痉挛过后,她无力的躺卧着。 那是前所未有的高潮,芳从未想过被弟弟弄穴是那麽的充满快感。 「干得很好,昇……但姊姊不行了,今天便到此为止吧!」「但……姊姊, 我……」「姊姊明白你还没发泄。 来,姊姊替你打手枪。 」芳故意的中断昇的热情,她知道要引诱男人, 是不可一次给他太多的。 打手枪是个条件,好让昇可以离去。 芳用左手捧住弟弟的睾丸,右手抽拉。 昇本来已很兴奋,被姊姊这麽一弄,很快便如箭在弦上。 「呀……姊……」 芳看到弟弟的表情, 便知道他快要泄射她故意调节速度,到昇将要射精时减速, 稍后再加速反复几次才让他射精。 「姊……来了……来……了!!」 热烘的精液从鸡巴里喷出, 射落到芳的面上。 芳不着意的笑了笑,看着弟弟舒畅的样子, 淫媚的说: 「我们明天再来一次, 好吗弟弟。 」。

上一篇:淫乱家庭。 下一篇:那晚,和丈夫的弟弟做爱了。